部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党课稿:在重温党史中汲取前行力量

时间:2021-4-28 作者:材料狗

在重温党史中汲取前行力量
管浩

1921年,在这个血雨腥风的年代,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。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13位,他们在那个的年代,共同为世界第一大党的建成指引了最初的方向。然而一大会后,由于对党认识的不同,目标理想的各异,他们走过了不同的人生道路,最终的人生结局也不尽相同。今天我们就来探寻一下我党一大13位代表的人生轨迹,透过历史故事,感悟初心力量。
(一)初心永志——坚守信仰,战斗一生成就宏图伟业。毛泽东和董必武是13名一大代表中最终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的人。毛泽东是党的创始人之一,是一大的书记员,是党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者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伟大的缔造者。毛泽东初期在党内几经沉浮,最终在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上,他的正确思想得到认可,从而确立了他的领导地位。从此他领导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抗战的胜利,推翻了三座大山,解放了全中国。董必武是对党忠诚一生的革命志士。1920年,曾为前清秀才的董必武在武汉创办私立中学。就在这年夏天,他接到李汉俊从上海的来信,告诉他上海已成立共产主义小组,请他在武汉成立类似的地方组织。1921年6月,董必武再次收到上海来信,他与武汉小组另一负责人陈潭秋被大家公举赴会。在这次大会上,他成为中国共产党组织成立的发起人、见证人之一。作为一位忠厚长者,历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的董必武一生信仰马列:“遵从马列无不胜,深信前途会伐柯。”毛泽东和董必武从头走到尾,同时出席党的一大,又同时参加开国大典,参与并领导革命赢得了最后胜利。践行信仰需要长期奋斗,前进路上再多艰辛磨难,也要永志不移。正如毛泽东同斯诺谈话时说的,“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,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。”
(二)初心不改——献出生命,血战疆场永葆初心本色。为党牺牲的一大代表有何叔衡、陈潭秋、邓恩铭、王尽美4人。陈潭秋是一大代表中唯一持枪杀敌在疆场浴血的革命战士,1942年9月被新疆军阀盛世才逮捕,在狱中坚贞不屈被折磨致死。王尽美是积劳成疾最早离世的一大代表。一大后他发展党组织,开展工人运动,为党做了大量工作,在1925年8月,因长期积劳成疾在青岛逝世,时年27岁。邓恩铭用热血演绎传奇一生。邓恩铭一大后回到山东,积极开展建党和工人运动,1928年因叛徒告密被捕,1931年在济南英勇就义。何叔衡默默无闻的革命志士。一大会后任中共湘区委员会委员。1935年2月在长汀突围战斗中壮烈牺牲。这4人虽然为革命事业英年早逝,但都永远刻在共和国历史的丰碑上,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他们。
(三)初心仍在——身离心仪,历经曲折但仍向党为党。一大代表中,李达和李汉俊虽然留学日本,但最终都放弃理科专攻马克思主义,成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,共同参与发起组建中国共产党。李汉俊还是当时国内顶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者,一大报告主要起草者。这俩人虽然后来与陈独秀、张国烹政见不和愤而脱党,后来李汉俊加入国民党,中间走过弯路,但从未放弃马克思主义信仰和革命工作。大革命失败后,李汉俊对国民党反共活动进行了抵制和斗争,利用工作的“合法”身份掩护了董必武等大批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和进步人士,1927年被军阀逮捕并杀害。著名作家茅盾回忆起李汉俊时说:“我很钦佩他的品德和学问。”李达后来谈起自己脱党的这段经历,说这是他“平生所曾犯的最严重、最不能饶恕的大错误”。不过,1924年至1949年间,尽管李达离开了党的组织,但他的信念从未动摇过。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我虽然脱离开了党,却绝不脱离马列主义,决不做违反党的事情。”,其一生致力于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,被毛泽东称为“理论界的鲁迅”、“真正的人”,解放后经刘少奇介绍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(四)初心忘却——立场摇摆,迷途知返默默终老一生。这指的是包惠僧和刘仁静,他们因信仰的动摇走向人民对立面,后又迷途知返,再度寻找组织,但没能再成为一名共产党员,在痛苦与悔恨中终其一生。包惠僧是武汉共产主义小组负责人,面对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他胆寒了,后来自行脱离党组织,为生存加入了国民党,又遭国民政府遣散跑到澳门,因为处境艰难给毛泽东写信忏悔,解放后回到北京。刘仁静曾是“五四”运动的急先锋,1926年赴莫斯科学习,由于受托派思想影响,回国后自命为“中国托派第一号”人物,随之被我党开除。1948年他投靠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陶希圣,在其授意下发表包括《评毛泽东的〈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〉》等反共文章,成为国民党的御用枪手而向共产党开炮。解放后刘仁静向中央领导写信请求处理,最后38年在党的领导下工作和养老。如果头脑不清醒、信仰不坚定,政治上就会缺定力,包惠僧和刘仁静有这样的结局也是情理之中。
(五)初心背弃——叛党卖国,自绝人民永钉历史耻柱。张国烹、陈公博、周佛海就是这类人,这3名党的创始人被钉在了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。张国烹曾是中共一大执行主席,长征途中拥兵自重、另立“中央”,后来脱党叛变当了国民党特务。1948年底他见大势已去先后移居台湾、香港、美国,最后在加拿大多伦多病逝。张国烹做了20年共产党、40年国民党,最后客死他乡,可悲可叹!陈公博、周佛海算是最坏的典型,后来都当了大汉奸,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判处死刑。陈公博脱党后投靠国民党,从此效忠汪精卫,成为汪伪政权的二号人物,他政治上变化多端,是没有固定信仰的政治摇摆者。周佛海参加一大时就争地位,因欲望得不到满足跑到日本,回国后又一头扎向国民党,抗战时追随汪精卫降日,成为第三号大汉奸。周佛海压根就不是革命者,只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投机家。严格地说,这三个人从来没有在思想上加入共产党,只因一时追求新奇而对共产主义理论产生兴趣,为追名逐利最终变成党的敌人、民族败类。
一大13位代表的各自走向告诉我们,坚守信仰的韧度决定着人生命运的方向。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这些时代的弄潮儿已离我们远去,他们的悲喜、荣辱与成败,留给我们无尽的思考,那就是应该怎样坚守信仰?是像老一辈革命家那样不忘初心本色、挺起精神脊梁,还是像这些年贪腐堕落、银铛入狱的人民罪人,忘记入党初心、背弃铮铮誓言?答案己不言而喻。
从一大到十九大,中国共产党己经拥有了8900多万党员。如果说信仰曾经体现在“砸碎旧世界”的革命之时、闪耀在“创造新世界”的建设之时、迸发在“追赶全世界”的改革之时。那么新时代的我们,须把信仰写在全面小康之路、伟大复兴之路、改革强军之路上,纵然百水千山万重难,唯有初心本色终不改,在坚守信仰、践行信仰中丈量人生高度、绽放最美芳华!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cailiaogou@126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